翾飝

今天回来得完,所以这个点发微博也是刚看完不久的,最后两集真的很紧凑精彩,苏难还是死了,虽然我之前已经猜到,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难受的……她原本真的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开汪家……最让我动容的是当她听到吴邪没有死时,眼睛里闪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她在被操控的一生终于有一天是为了自己的本心而活……
而一旁的黎簇更加耐人寻味,他平静而疲惫的眼神也有了瞬间的亮光,他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说吴邪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到他实际上是在安慰苏难,还是自己?吴邪拨开混乱的人群寻找黎簇真的让我爆哭,黎簇意识模糊之间终于见到了吴邪,醒来时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吴邪实现了自己的承诺让黎簇回到了家,把他的爸爸也还给了他,还有他很久以前心仪的张薇薇……黎簇的性格似乎变得温和柔顺了很多,他的这段冒险经历让他在高考考场也像满级大号狂屠新手村一样确定了666的好成绩,似乎一切都安排得很完美了,他没有理由像盲塚那样去恨吴邪了,也没有理由再回到那个世界了……但到为什么我还感觉到他有一点怅然若失?为什么他在最后依然选择穿回了自己曾经的战服?是因为吴邪?
为什么没有让簇邪好好告别?
所谓的“番外”我终于看到了黎簇送给吴邪的那颗心!!所以究竟是还有多少簇邪的感情线没有放出来?
吴邪流泪了,不仅仅是为苏难,看来我之前的视角太狭隘,更是为了在再次计划中失去的所有人……
汪家大叔还没有死,是打算去搞隔壁同样18岁的美少年张保庆么……
最后,原来演员表说好的海客哥去哪了?居然又拿海客哥来溜我???!!!!

今晚看点,1是不是为苏难?苏难真的挂了??2小树林???官博你故意的吧??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番外居然是簇邪,还是之前被删掉的戏找个讨喜的借口放了出来?3完了,鸭梨被邪帝这么一折腾都成学霸了,不过鸭梨最后回学校了真好呀,估计张薇薇会来找他……4应该是指鸭梨看着汪小媛死在自己面前了……

晒一晒我的琉璃瞳咪☺☺

我昨天就猜想过沙海的结局,现在已经中了两条了……现在心里很复杂矛盾,既希望我说的全中,也希望不要再继续中下去了……希望中可能是因为我还是偏爱簇邪,但是如果昨晚看到汪小媛死了,我居然觉得我不能那么安心的磕簇邪了……希望不要再中了,是另外一方面心里也清楚这毕竟不是腐剧,如果是走正剧思路的话,我希望黎簇和吴邪都各自有自己的好结局

在生差点就吻上的簇邪女孩们别气了哈,黎簇是在演戏,因为他发现了只要一表现对汪小媛有感情的样子,比率就会下降,比率下降了才能进到运算部发定位给吴邪,不过他演得真好,我都差点信了……还是那句话,鸭梨不会喜欢汪小媛,但还是会怜惜她,那句“我会带你走”和汪小媛死前他哭着喊“为了我不值得”是真心的,可以推测后来黎簇当汪小媛的面和汪家人摊牌了,汪小媛即使知道黎簇骗了她,她还是选择为就黎簇而死……吴邪一辈子欠黎簇,黎簇也欠汪小媛……

今日簇邪看点!!!

我的天呀!好希望是真的!!!

可以补脑一下,黎簇先去杭州看望吴邪,然后开学了,吴邪再派坎肩送黎簇去大学报道😆😆😆

重温地球仪

我重温《地球仪》,听着那压抑而又悠扬的调调……突然发现,《妖猫传》的杨贵妃之死和雅典娜自尽有点像耶!都是知道一切真相,但依然成全的心境。

在地愿为连理枝

以后好好在一起吧

更远还生:

*白龙X贵妃


*HE


*特别遗憾贵妃从不知道白龙为她付出了这么多,狗个文补回来




一、苏醒


 


贵妃娘娘是在一个融雪的早晨醒来的。


 ——————————————————————————————


 


白龙叼着绒毯的一角,费劲盖上娘娘的肩头,他现在只是一只猫了,拉扯东西不太灵光,何况断了条腿。他伸出爪子轻轻拍散了空中不存在的雪花,耷拉着脑袋窝在娘娘的耳边。


 


…已经三十年了


 


贵妃却还是那个样子,毫无血色的脸比纱衣要惨白。白龙凝视着她的脸庞,三十年来日日相见,但每次触碰她却还是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凡间的污浊侵染了她。


 


娘娘只是睡着了,前半生的荣华和爱恨让她太累了,她只想多睡一会儿…


 


她睡够了就会醒的。


 


白龙有时候也会想,她这样睡着也不错,也很好,他就能永远在她身边陪着她。春天给她饮露水,夏天给她替她扑流萤,秋天扫去她脚边的落叶,冬天替她遮挡风雪。


 


他想,这样也很好。


 


他最近似乎越来越嗜睡了,不到晌午就起了困意,似乎精神越来越不济。杀人可是世间最最伤身的事了,每多杀一个,他的魂灵就重一分,眼睛就污浊一分。原本就残破不堪、奄奄一息地蜷缩在黑猫的躯壳里的魂灵,如今就像一个破败的老人——他本来也是快半百的年纪了。


 


 


这个冬天比往年暖和,雪也化得快,雪水滴答滴答顺着山涧流下去…泛起的水声几乎叫他昏昏欲睡了。


 


幻术师太清楚梦境的真假,所以他们从不做梦,随手就能捏出来的梦境带来的无非只是虚幻,梦醒之后的痛楚才是真实存在的。白龙自己就从没有梦见过娘娘,他不想要那些脆弱的假象,空洞、冰冷…就像太极殿里的那个老皇帝,就像他虚伪的假笑。


 


……


 


白龙穿过一片草地,他居然能渐渐直起身子,四爪变回了人的四肢,他茫茫然在原地打转,望着许久未见的双手,火红的花纹就像初初绘上去的,左腿竟也安然无恙。


 


这几十年的岁月仿佛一阵青烟拂过,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娘娘呢?


“娘娘!娘娘,娘娘…”


 


白龙踉跄着跑了几步,抬起头却不知该跑向何处。


 


不知跑了多久,野草就像藤蔓一样向他扑过来,双腿沉得难以再迈开一步。


 


没有尽头的草原,烟雾缭绕,他每往前挪一步都像往里陷一寸。他找不到杨玉环了,四下望过去,空空荡荡,那个他守了三十年的人,居然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凝固的空气中只能听到他慌乱的粗喘和心跳。


 


白龙想起从石棺中看到她扭曲着身体时的样子,那时他满心的期待落了空,绝望从脆弱的壳里一点点渗了出来,他紧紧抱着她——这是他第一次触碰到高如悬月的贵妃。他再也顾不上她精致的衣衫、乌云般的发髻,只能凭借本能紧紧地抱着她。白龙滚烫的泪水滴落在娘娘血肉模糊地手指上,他甚至不敢看她血色尽失的脸。


 


可那些骇人的画面却不肯放过他,要把他蚕食殆尽。


 


他像是失去庇护的幼兽,扑倒在草丛间呜咽。


 


“白龙,你在找我吗”


 


一声轻柔的呼唤吹入他心中。


 


“娘娘…?”


 


白龙猛然抬起头,一席红衣的贵妃站在数步开外,含笑望着他,端庄华贵,优雅温婉。


 


他呆呆愣愣,一动也不敢动,眼泪又涌了出来。


 


“娘娘!”


 


他一头扑了过去,那袭红衣却瞬间飘上了远空。白龙跌倒在那儿,跪坐在原地,他仿佛要呕出一生的眼泪。


 


 


 


疲累的身体微微颤抖,白龙炸起皮毛,在梦境中挣扎起来——却不知那算是噩梦还是美梦。他喉咙间发出一阵呜咽,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小猫,怎么是你?”


 


一只手搭上他的身躯,轻轻安抚。白龙吸了吸鼻子,脑子里空空荡荡,这温柔的触感并不比幻境里真实多少。


 


他歪着脑袋望着眼前的女人,竖瞳还残留着迷离。这次的娘娘披着白衣,脸色苍白,看他的眼神带着惊讶和慌乱,白龙小心翼翼地伸出前爪,想碰一碰她——哪怕是衣角也好。


 


贵妃接住了白龙落下的猫爪,他瞪大了双瞳,死死盯住眼前的女人。


 


那温热的手掌——是活人的温度。


 ——————————————————————————————


 


山洞里燃起一个火堆,贵妃拨弄着树枝,她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摇晃晃。


 


白龙把自己蜷成一团,缩在娘娘怀里。他拼命压抑着狂跳的心脏,嗅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真的吗,真的吗?她真的醒过来了——或者只是一场梦中之梦?


 


呼吸是温热的,手掌是柔软的,影子…影子也那么真实…


 


他迟疑地抬起头,对上她清澈的眼睛。娘娘醒来半个时辰了,她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何在一个山洞里,身边没有侍女,没有高力士,更没有陛下,只有那只御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贵妃裹紧唯一可供取暖的绒毯,靠在火堆边,抱着一动不动的小猫。她皱了皱眉,捏了捏猫耳朵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是哪里?”


 


“皇上呢…小猫儿,你怎么在过来的?”


 


——那个老皇帝早就死了!他活埋了你…我吃了他的眼珠子!他死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白龙眼神一沉,咕噜一声,往她的手掌蹭了一蹭,他又想起当日的快意——玄宗弥留之际,他幻化出梦境,狠狠得折磨了他,刺破了他脆弱的虚情假意。他感到无比痛快,几乎要发泄掉那些年所有的痛楚和愤恨,还有深藏的、见不得光的嫉妒。


 


娘娘还不知道这些年间发生的一切,也没认出眼前的黑猫就是当初的白鹤少年,她只怕早就不记得那个叫白龙的少年了。


 


从一场三十年的大梦中刚刚苏醒,她还有些糊涂,只能坐在原地,轻轻揉捏着僵硬的臂膀,让多年前记忆的沉水慢慢涌回心中。


 


白龙躲在猫的身体里望着她,娘娘还是那么美,三十年的岁月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不施一丝脂粉、一身的素衣,面容平静。她手指上的血痕仿佛刻在了皮肉间,凝结成暗红的纹路,任他带回多少灵药都无济于事。白龙拿脑袋顶了顶娘娘的心口,听到了她沉稳的心跳,他伏在娘娘的肩头,只觉天地间一片安宁,过去所有的黑暗辛酸在这一刻缓慢的流淌过去,带走了那些血腥的梦魇,独独留下了初遇时的翠翘、夜半悠远的埙声。


 


——娘娘,这些年我感到很辛苦…


——我很想您,很想很想…


——娘娘,您终于醒了…


 


 


TBC